欢迎访问中国国际徽商网!

徽商精英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徽商精英

优秀徽商代表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登山爱好者
发布时间:2020年11月24日   阅读次数:784次  

温阳和煦,绿荫蔚然,44岁的刘庆峰慢跑在山中起伏的步道上。如果走近来看,他出了点汗,却也谈不上狼狈。

只要条件允许,这位执掌者全球50大最聪明企业之一的圆脸男人每周会来这两到三次,或走或跑。速度并不重要,保持CEO的身材也是其次,但出一身汗、克服身体疲态后的感觉让他着迷: 「登山和其他运动的最大不同,(就是)任何人都没法在这项运动中偷懒。一般来说前几分钟会很轻松,很多人会跑得很快,之后进入一个艰难的爬坡期,会很难受,当你坚持下来,慢慢感到身体机能正常,突然就会觉得全身通透和舒服,到山顶一看,一览众山小,山下山风吹着……」

刘庆峰甚至把这样的爬山变成了科大讯飞的保留项目——除了刚成立的第一年,此后的每一年公司周年庆,他都把员工拉到位于科大讯飞大楼东面的合肥大蜀山,来一场比赛。 某种程度上,这也暗合了科大讯飞的脾性,这家刚刚度过18岁成人礼的公司,正以一个登山者的姿态,慢慢爬上人工智能之山的高位,出现在中国和全球的视线之中。

不爬山的刘庆峰,身着正装、戴着半框细边眼镜,笑起来有些腼腆,更像一个学者、大学老师,而不是一个坚持18年的创业者、800亿人民币市值公司的CEO。

他从小就是学霸。 1985年,12岁的刘庆峰参加泾县初中数学、物理竞赛,结果包揽两个第一,隔年又以全县第一的成绩考入宣城中学;到了1990年,刘庆峰放弃了被推荐到清华汽车工程专业的机会,最终以高出清华录取分数线40分的高考成绩,被中科大电子工程系录取;在高手云集的中科大,刘庆峰入校后的第一次高等数学、理论物理摸底考试就在77人中考了两个第一。此后,数理方程、力学、电磁场、光学等课程都是全系第一。 1992年,19岁的刘庆峰凭借出色的数理计算能力,被中科大从事语音技术研究的王仁华教授相中,第一次走进中科大的「人机语音通信实验室」——这正是孕育科大讯飞的母体。1999年,在远离北、上、深的合肥,27岁的刘庆峰和另外18位学霸,他的同学同学一起创立的科大讯飞落地。 登山的脚步刚刚踏出第一步,很快,刘庆峰说的「难受的爬坡期」就来了:当时,科大讯飞开发出一款试图用语言控制电脑的桌面软件,按照刘庆峰的设想,把手写输入的随意性、键盘输入的准确性和语音输入的高效性完美结合起来的软件肯定会让人耳目一新。 然而,市场的反馈却让他大跌眼镜。「用户自己操作时满意度瞬间降至30%,投入的资金血本无归。整整一年多时间,我们几乎颗粒无收。」刘庆峰回忆,彼时公司账上只剩下十几万,而所有员工一个月的工资开支就要20万。

当时正值年关,不得已最后刘庆峰选择借钱给员工们发了工资。 团队里有人提出质疑,「我们还要不要做语音,要不干脆做房地产吧。」一直到2001年,科大讯飞都还没有找到清晰的发展途径。为此,公司专门开了一次「巢湖半汤会议」,最终坚定了科大讯飞还是要做语音。刘庆峰回忆道:「我们当时明确了目标,第一是这个产业未来有100亿的市场空间,第二是我们能成为这个领域的第一。」 以当时科大讯飞的状况来看,手上仅仅只有一张「中文语音合成系统」的牌,就敢提出这个「第一」的目标,显然是天方夜谭。「当时就有专家直言,你们上不了市。」刘庆峰说。 最后为这个故事买单的是政府。合肥市领导当年带着三家投资机构前来考察,听完刘庆峰介绍产业前景与团队实力后,当场表态:「这些小伙子必须留在合肥。」随后,三家投资机构以「3060万元占股51%」的条件投资科大讯飞。 第一道缓坡终于爬过去了。


幸运的是,刘庆峰又拿到了复星和联想的投资。2000年12月,科大讯飞并列第一的三个大股东(持股均为17%)安徽信托、美菱集团、合肥永信分别将所持讯飞有限510万元、420万元、360万元的股权转让给复星高科,转让价分别为663万元、546万元、468万元。 另外一个「贵人」是柳传志。2001年3月,刚刚成立的君联资本(原联想投资),很快就相中了科大讯飞。3个月后,科大讯飞获得了300万美元(按当时汇率计算为2533万人民币)投资。作为君联资本成立后“按照正规流程”投资的第一家企业,2001年的签约仪式也是当时作为君联资本董事长柳传志唯一出席过的一个。 刘庆峰回忆说,「半汤会议」之后,出了一个很稚嫩的《科大讯飞发展战略规划》,联想投资人的评价是「虽然写的漏洞百出,但主题思想还是明确的。」 柳传志和刘庆峰曾有一次两小时的长谈,聊了战略、聊了目标,就是没聊怎么挣钱。柳传志的最后一个问题是:科大讯飞的目标是什么,企业最后要做多大?刘庆峰现在清晰地还记得自己的回答:「要超过联想」。 据说是被刘庆峰的「中文领域世界第一」的雄心打动,谈完之后,柳传志果断让君联资本入手科大讯飞。 当时君联资本投资小组有几个人:总裁朱立南、投资总监陈浩、原联想集团人力资源部副总经理王建庆、以及原联想集团财务部总经理杨琳。朱立南、陈浩经常去合肥传授管理经验;王能光则教他们如何做绩效管理、怎样建立规范的财务体系。每次科大讯飞做全国巡展发布会,王建庆都会一站一站参与,一起工作到晚上12点。 当然,不谈盈利只谈战略的故事并非所有人都买单。当年IDG也有意投资科大讯飞,熊晓鸽一针见血的指出:「看起来很热闹,但就是不挣钱。」这个评价听起来不近人情,但却反映了大多数人的看法和科大讯飞的真实状况。最终这笔投资告吹。 联想的遭遇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杨琳第一次到讯飞参加月度会,回去就忍不住哭了,因为没想到讯飞的业绩这么差。2001年君联资本投资科大讯飞时,对其估值2.1亿,不过刘庆峰承诺的次年盈亏平衡并未兑现。2004年,君联资本某次开投资项目总结会时,甚至把当时的科大讯飞当作反面教材。 1999年~2004年的五年间,科大讯飞连年亏损一度受到质疑,没有合适的商业模式。创业之初,科大讯飞想做面向个人的消费者的产品,但是很快发现市场已经被大厂垄断。放弃B2C模式,转向为有渠道、有市场的大公司提供核心技术的B2B模式后,科大讯飞终于赚到了第一桶金。 后面的故事已经耳熟能详,2004年科大讯飞实现盈亏平衡,2008年上市时盈利进入千万级,又过了8年,凭借AlphaGo带起的AI热和罗永浩的助推,科大讯飞终于站在了中国AI产业的峰头——截至2017年4月,科大讯飞已占有中文语音技术市场70%以上市场份额,总市值近800亿元人民币(截至发稿为769亿)。